ConsenSys NFT报告:2020年NFT总市值达5200万美元

原文标题:《How NFT Art Marketplaces are Merging with DeFi》
原文作者:James Beck

NFT 代表了数字商品的金融化,而 NFT 交易市场的增长已经成为 DeFi 世界中不可忽视的部分。正如以太坊网络中 ERC-20 代表了数字资产一样,我们可以将 NFT 理解为稀有数字艺术的可证明所有权。

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全国大流行,世界各地的艺术画廊只能闭馆,因此,人们更多的艺术活动、文化体验只能在线上进行。而以太坊为创作者提供了一个适宜的方式来分享他们的艺术品,并且让他们能够直接与收藏者社区进行互动。

截至 2020 年底,NFT 总市值达 5,229,650 美元(约合 42,720ETH),五大加密艺术平台(律动注:五大加密艺术平台指 SuperRare、MakersPlace、KnownOrigin、Async Art 和 Nifty Gateway)共售出 53,663 件独一无二的艺术品。

据 NFT 数据统计网站 Nonfungible.com 数据显示,2020 年各个类型的 NFT 共售出 500 万件 NFT,总销售额近 1.5 亿美元。虽然和传统艺术市场每年 637 亿美元交易额相比不过九牛一毛,但是在数字世界中,艺术家、艺术品和收藏家的人数可能比传统艺术市场多很多,在传统艺术市场中,前 1% 的艺术家作品销售额占总销售额的 64%


众所周知,传统艺术品流动性极差,一件传统艺术品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可能只有几次易手。而在以太坊网络,数字艺术品的交易就像通过使用小狐狸钱包发送交易一样简单,而且 24 小时都可以进行交易。2020 年 9 月 1 日,NFT 市场的日交易量约为 24,110 美元,只有 63 个交易者,到了 2020 年 11 月 13 日,NFT 市场的日交易量超过 618,500 美元,交易者人数超过了 1,800 人。

随着加密艺术交易活动越来越频繁,在以太坊网络销售加密艺术的独特优势也被更多人了解,越来越多的主流数字艺术家也进入了加密领域。著名数字艺术家 Mike Winklemann(Aka.Beeple)在 Nifty Gateway 发售了一套数字艺术品,其中一件艺术品拍卖成交价高达 777,777.77 美元。

NFT 也开始逐渐渗透进传统艺术市场。2020 年 10 月,历史第一件在佳士得拍卖的 NFT 艺术品以 131,250 美元的价格成交,这件艺术品的颜色会根据它在世界的位置和时间不同而发生变化。

NFT 交易平台

现在以太坊网络上的加密艺术交易平台大约有 27 个,其中,SuperRare、MakersPlace、Async Art 和 Known Origin 自推出以来,销售额达 100~800 万美元。

其他类别的 NFT 也发展得如火如荼,如 cryptotobunks (其销售额达到 850 万美元)、 CryptoKitties (总销售额达到 3800 万美元) 和 MLB Champions (总销售额达到 150 万美元),其中 MLB Champions 的 NFT 可以根据球队的比赛表现获得奖励。

加密艺术交易平台 SuperRare 最近人气爆棚。1 月份的总销售额超过了 200 万美元,创下历史新高。

DeFi 和 NFT 的结合

DeFi 领域的设计模式也正在融合到 NFT 市场中。NFT 交易平台 Rarible 像此前的 DeFi 项目一样,引入了治理代币 RARI,该平台也决定逐渐转变为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RARI 代币持有者(包括创作者和收藏者)可以为平台提案投票,并参与市场中的策划和管理。此外,NFT 领域还诞生了 NFT 指数基金,为那些想投资 NFT 市场,但不确定选择什么艺术品的收藏家提供 NFT 的投资组合。

而另一个更具实验性的项目是 Aavegotchi。Aavegotchi 由新加坡工作室 Pixelcraft 制作,该工作室获得了 Aave 和 The LAO 等公司的投资。据其白皮书所述,Aavegotchi 旨在「利用【NFT 市场和 DeFi 市场】两者结合的爆炸性潜力」。

与之前的 NFT 项目 CryptoKitties 一样,Aavegotchi 也有影响其稀有度的特征,比如「亲缘关系」。它一开始 1 会有初始数值,会根据 Aavegotchi 与同一个主人相处的时间,以及主人与它互动的频率等因素而增加或减少。Aavegotchi 的也结合了 DeFi 的属性。Aavegotchi 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赚取收益,它可以从 Aave 的 a 代币(如 aUSDC 或 aETH)中赚取收益,并有 DAO 治理的机制。

随着数字艺术与数字收藏品市蓬勃发展之时,如果 NFT 也可以代表可创收的资产呢?比如说一首歌可以作为限量版 NFT 出售,并且还可以让音乐人从二次销售中获利呢?格莱美奖获得者 RAC 就使用 Zora 平台发布了一张新专辑,并采用了这种模式。Zora 是一个可以交易限量版商品的市场,比如鞋子、唱片、艺术品,乃至任何东西。与之相关的代币将与产品一起推出,甚至在商品存在之前就推出,这意味着商品可以根据供求关系进行动态定价。重要的是,随着项目 NFT 的销售,它可以让项目方获得等同于现实世界的销售收入。例如,如果一双 Yeezy 运动鞋在 Zora 上销售,Kanye 和 Adidas 都能获得一定份额的转售价值。

近期热门趋势

最近,Hashmasks 的热潮席卷 NFT 领域。Hashmasks 是由全球 70 多位艺术家创作的新型 NFT 收藏品。每个 Hashmask 都有独特的属性,某些属性比其他属性更稀有。

据数据统计,16384 个 Hashmasks 共售出 10243 个 ETH,约合 1530 万美元。在一级市场上,Hashmasks 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就被卖光了。虽然这些 Hashmasks 在一级市场上跑得非常火爆,但这些 NFT 是否能在二级市场上保值,将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许多业主已经将他们的 Hashmasks 放在 OpenSea 上出售。

ETH2.0 与环境保护问题

随着人们对以太坊上 NFT 艺术的兴趣越来越大,人们也重新关注到使用以太坊上现有的工作证明共识机制确认交易和铸造 NFT 所需的巨大能耗。据 Memo Atken 估计,在计入铸币、竞价和所有权转移后,平均 NFT 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约为 211Kg。考虑到看一个小时的 Netflix 估计会产生 36 克二氧化碳,这让一些考虑在 NFT 市场上发布艺术作品的艺术家望而却步。

这也是 PoS 对以太坊发展如此重要的原因之一:它不仅会极大地提高网络的吞吐量,而且据估计,它将使网络上确认交易的碳排放减少 99%。值得庆幸的是,以太坊 2.0 信标链上的 PoS 已经运行了两个月,已经存入 2,491,268 ETH(约 38 亿美元)。停用 PoW 的时间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早,有研究人员估计最早在今年就会有建议将以太坊直接建立在信标链上。